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大路村 >

·东南商报

归档日期:05-14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大路村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话说“条条亨衢通罗马”,既然叫做亨衢村,那么这个村子能否自古以来就是交通要道,七通八达?其实否则,鄞州龙观乡亨衢村四面高山,在旧日倒是个断头路,山路上鲜有人迹。直到近年来,龙溪公路才开通。

  【古村简介】

  亨衢村位于鄞州区西部龙观乡,山清水秀。五龙潭至奉化溪口的龙溪地道公路串村而过,地舆位置优胜。由亨衢、杏村、吴岙三个天然村构成。全村区域面积2.2平方公里,耕地面积967亩,山林面积4280亩,户籍320户,生齿802人,农业经济以山林竹木种植业,种植花草和贝母为主。

  从鄞江镇到龙观乡亨衢村可坐村落公交617、638路,自驾车过鄞江镇、龙观乡再往西南3公里。

  山清水秀,老宅幽静

  风光秀丽的亨衢村,依山沿溪而筑的农舍,农寒舍溪水潺潺,别有一番诗情画意。亨衢村还保留着十余处典型的清代民居四合院、三合院,此中出名的是建于清代晚期的“陈金房”。

  陈家大院依山而建,幽静沉寂。我们走进院内,古韵之气劈面而来。幽长的青石板路两边是参差有致的砖木布局衡宇,巷道相通,墙檐相连。此中有老屋五间二弄、新屋五间二弄,檐廊横列长达40米。院内有细心雕镂的窗棂,三层叠起的五马头风火墙,连着5米多高的青砖围墙,围墙内种着木樨、丝瓜……

  院内每间衡宇根基上都保留无缺,穿行在院落里,“天井深深深几许”的感伤会情不自禁。这都是明清期间的建筑,原先属于陈氏太公。据《鄞州地名志》引见,亨衢村村民次要姓陈,先祖陈启阳清代初年从余姚中村陈江岸迁此假寓。听老一辈说,陈氏太公曾在上海做生意,后来发家赚了钱。他有四个儿子,分为大房、二房、三房、四房,共四个院落,零丁成院,又互通互连,衡宇达31间之多。

  只是现在,虽然老屋犹存,可住在里面的人却越来越少。来到此中一个院落,本来住着七八户人家,此刻却只住着叶老太一人。“我的老伴前两年归天后,偌大的院子就剩下我一小我了。”73岁的叶老太对记者说。看到有人来拜访,她似乎很高兴。

  “就您一小我,孤独吗?”“还好,我有大黄!”老太指着紧跟在她死后的那条狗,笑了起来。全是皱纹的面颊上透显露历经沧桑后的淡然。

  古树掩映,节孝牌楼

  在村北的古树掩映中,一座4.5米高的梅园石制四方形碑亭静静伫立。这是一座节孝牌楼,内有一块2.1米高的石碑,外设石坊庇护,18根雕栏围筑,坊顶为歇山式四檐翘起,顶脊雕双龙,檐下20余攒仿木斗拱,甚是精彩。亭身正上方的“钦旌节孝”四字额外显眼,亭身两边是一副春联:一片冰心明古井,九重丹诏勒穹碑。此牌楼现已被列为鄞州区文保单元。

  牌楼,是中国特有的礼法性、留念性建筑物,该圣旨牌楼制成四方亭状在浙东稀有。据碑文记录,这是道光皇帝下圣旨为时任礼部尚书陈信孚之母董氏所立,建于清道光六年(1826年)。董氏,十六岁嫁至该村陈忠元,四年后夫死。二十岁起守寡,终身奉侍婆婆马氏、伯母吴氏及二姑姑,五十一年如一日,含辛茹苦,历尽沧桑,以“节孝”名闻乡里,卒后,道光五年(1825年)十二月,礼部奉旨旌奖。用血泪筑成的“圣旨节孝亭”,似乎在向人们论述着过去已经有过的哀痛。

  周边汗青遗存

  在鄞西龙观,分布着很多牌楼,除了节孝亭牌楼外,还有桓村的双节坊与龙溪村的四明山坊。

  位于龙观乡桓村,始建于清嘉庆十年(1805年),飞檐翘角四柱三间三楼重檐歇山顶,气焰雄伟。牌楼通高6.4米,宽5.2米,檐正中栏额刻“圣旨”、“双节坊”。据传,崔氏,年十八嫁至王家,婚后育有一子,三年后,丈夫倒霉身亡,崔氏日夜劳累,既要奉侍公婆又要照应孩子,历尽艰辛十几年。儿子娶妻刘氏,岂料婚后一场大病夺去儿子生命,婆媳俩安危与共,终身守节。卒后,宁波府知府报请朝廷,获皇帝刺封,为崔氏、刘氏立“双节坊”一座。

  位于龙溪,始建于明万历三年(1575年),为一开间重檐歇山顶石布局建筑,高5米,面宽约4米,牌楼原有坊顶,因持久受风雨侵蚀,坊顶已毁。牌楼反面栏额双线勾勒“四明山”,后背浮雕“二龙戏珠”。为鄞州区文保单元。

  中国文联副主席、出名作家冯骥才先生在本年一次中国古村子庇护会议上已经说:中国民族文化之根就扎在古村子里,古村子是所有文化的“根性文化”。

  鄞西亨衢村,数十年前仍是一处十分偏远、安好、古朴的小山村,鲜有人去关心。近年以来,现代公路穿村而过,古村敞开胸怀,寻访者多了。然而守望古村子的仅是为数不多的长者,他们仍然眷恋这前辈创业发家之根。

  出格让人另眼相看的,是这座被参天古木围护下的近200岁的圣旨节孝亭。它的具有见证了中国封建礼法曾摆布了中国古代几千年的文明史。

  看望这座古村子,重读先人留给我们的文化汗青根脉,也许会激励我们温故知新,配合担起庇护古村子、延续文化根脉的任务。杨古城

  记者张落雁/文王鹏/摄

本文链接:http://esseniatv.com/dlc/317/